DSC_9750.JPG

DSC_9826.JPG 

 

《皮克青春》的攝影師也是我在網路上認識的,應該是2006年底,那時《危險心靈》還在播放的時候,有一天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,自我介紹說他是旅居溫哥華的攝影師,很喜歡《危險心靈》的攝影手法,想跟我認識。那段時間還收到頗多這樣的信件,我通常都是交換了MSN的帳號,也沒多理會。隨著《危險心靈》的下檔,這樣的「朋友」也慢慢不再來敲門了。

   

只有Randy Che(車亮逸),還持續的跟我保持連絡,我們常交換當時各自拍的廣告或MV,然後討論一些技術問題。湊巧,當時我遇到了影片數位攝影的時代來臨,因為我攝影的養成訓練是從底片開始,對數位影像的操作不太明瞭。還好,Randy一點也沒保留的教了我很多數位攝影應具備的觀念。讓我在長江後浪推前浪之下,目前還沒死在沙灘上。Randy對拍片很有熱情,當時我在網路上跟他提起,我準備送輔導金的案子,不知道他有沒有興趣。Randy很快的答應了,於是網友就慢慢變成朋友了。

 

Randy的攝影很奔放、大方,從他拍攝連奕琦導演的《命運化妝師》就可以看得出來,而他在拍攝《皮克青春》的方式也是很令人驚艷的。

 

我們對影像的溝通是從Edward Hopper的畫作開始。在近代的畫家中我一直很喜歡Hopper的風格,一般對Hopper的作品常有的評論大約是這樣:

 

「他的畫作顏色有著年少的憂鬱、清純及幽默,瀰漫的氛圍是獨處與寂寞。他善於畫光線和窗戶,對比是他的絕技,室外的風聲和室內的靜謐形成對比,陽光與暗色的牆壁形成對比,對比中一種緩緩浮動的懷舊情緒油然產生,是那種安靜擄獲了觀眾的心,如果你追隨這種安靜深入感覺世界,便會觸及到那種幽深細微的寂寞。」

 

這種氣質是符合這部影片的本質的。因此,我跟Randy對影像上的討論大抵圍繞著這個畫風在討論,因為中西方場景的不同,所以在構圖上比較難參考,但是在色調及光影上我們就做了很多的參考,包括偏暖的色調、大面積光源的運用及油潤的影像反差。基本上在《皮克青春》這個攝影的想法是被很確實的執行,同時也達到很好的效果。

 

我們的攝影大助也很特別,是Randy在溫哥華合作的攝影助理,是日本女孩叫高田雅与,因為她剛好回大阪探親,Randy就邀她一起來台灣拍片,她工作真的很細心很盡力,還好有她,我們一些不小心的技術上缺失,都及時的被補救回來。

 

Randy其實年紀還蠻小的,他跟趙又廷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。那時,我們在南部拍片,每天拍完時,我跟他習慣去便利商店買個飲料,坐在商店前談一下當天的拍攝跟隔天準備要拍的東西,趙又廷的廣告人形立牌就站在他身後,我常開他玩笑:「你看你同學,穿的乾乾淨淨的工作,你每天搞得臭臭髒髒的。」Randy給我的回答總是:「沒辦法,我喜歡攝影嘛。」

     by  陳大璞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皮克青春

皮克青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